剛進入2022年,虛擬人更加火爆起來,越來越多的公司參與其中。2022年1月20日,藍色光標在投資者互動媒介上披露,藍色光標作為北京衛視春晚唯一數字虛擬合作伙伴,旗下首個虛擬人蘇小妹,將登上大年初一的北京衛視春晚。與青年歌手劉宇共同演繹跨次元舞臺。

  “2021年,是虛擬數字人在中國的‘破圈’年、應用年?!敝袊鴤髅酱髮W大數據挖掘與社會計算中心高級研究員、投資人張麗錦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

  上海財經大學電子商務研究所執行所長崔麗麗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說,虛擬人被人們接受,她覺得主要還是年青一代的人更為接受。虛擬人本身也脫胎于二次元形象。只不過是因為有了虛擬現實類技術,使得他們的形象能夠更類似真實人類。并且從外形等方面能夠契合人們對于某種人設的完美的認知,滿足了人們對于完美偶像或者完美伴侶的想象。

  超寫實虛擬人成主流

  “當前的虛擬數字人從卡通風、次元風,轉向了超寫實風格為主流?!睆堺愬\告訴記者。

  張麗錦看到,虛擬人最早的萌芽,可以追溯到20世紀80年代,林明美。林明美是日本動畫《超時空要塞》和《太空堡壘》中的女主角,身份是一名宇宙歌姬,動畫大火,林明美也以虛擬歌姬的身份成功出道,日本媒體更在1990年為她率先提出了“虛擬偶像”概念。但限于技術及成本,并沒有真正推廣開來。

  “2007年,初音未來的誕生是真正意義上的虛擬偶像,并且持續運營至今,有了自己的全球粉絲日、演唱會、各種周邊產品?!睆堺愬\說。

  張麗錦對記者分析,2021年成為虛擬數字人“破圈”年,這種現象的出現是環境、技術、消費習慣的綜合作用。

  張麗錦認為,從環境方面來看,新冠疫情下的“無接觸式”生活、工作,讓更廣泛的人群、更長時間的開始“線上化生存”,這是虛擬數字人集中、大規模出現的重要推動力。2020、2021年,虛擬數字人VSinger、VTuber、VUP出現了爆發式增長,B站12周年數據顯示,過去一年,一共有32412名虛擬主播在B站開播,同比增長40%;相關播放量增加70%;虛擬主播們的直播彈幕互動量漲幅更是直接翻了一倍。

  “政策支持也營造了好的環境?!睆堺愬\告訴記者。2020年以來,關于5G、云計算、人工智能、虛擬現實與增強現實的政策紛紛出臺及落地,鼓勵了一批與數字人相關的軟硬件設施建設。

  張麗錦進一步解讀技術在其中起到的作用稱,虛擬數字人的發展的核心動力是技術。從整體發展來看,消費級硬件的出現、虛擬數字人制作的降本增效,是產業進入快車道的基礎。其中,VR頭顯的家用打開消費者市場;而面捕、動捕技術及設備的家用,則打開了創作者市場。

  從消費習慣的角度來看,“一個產業要持續發展,離不開市場需求,即消費市場的培育?!睆堺愬\說。

  商業化與倫理問題

  張麗錦認為,虛擬數字人是元宇宙的一個“ID入口”,未來每個人進入元宇宙都需要“虛擬分身”,而這種“身份型”虛擬數字人的需求也將是產業的新市場。

  張麗錦對記者進一步分析稱,相對于真實世界里的“自然世界+人類社會”,元宇宙的基礎建設離不開“虛擬數字人”+“虛擬場景”,然后才是基于此產生的社會關系、互動、經濟活動等。因此,元宇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是未來,而虛擬數字人則是基礎,是當下。

  “多數情況下,一個行業有沒有生命力,要看商業化能力?!睆堺愬\表示,而當前企業品牌選擇虛擬數字人做代言人,則有多重考慮:一是虛擬數字人是“當紅炸子雞”,往往擁有不遜于真人明星的粉絲群體,性價比還可能比真人明星高。二是從代言安全性來看,真人明星屢屢塌房,而虛擬數字人規避了塌房風險,對品牌口碑的安全系數更高。三是企業品牌往往需要科技感、延展性,虛擬數字人在元宇宙概念下,科技概念十足,同時可以進入虛擬世界,如游戲、高科技場景(如太空、火星、月球等)進行創意,增加了品牌代言的形式。

  崔麗麗也表示,一般而言,這些光鮮亮麗的技術,特別是與元宇宙這一投資熱點相關聯的概念最先都會被用于企業宣傳場景。這能夠使受眾對使用虛擬偶像/虛擬人的企業或品牌產生更時尚的積極印象,效果比較直接,立竿見影。

  “目前的虛擬人更多的功能體現在其形象、氣質和人設方面,與時尚、內容類行業更容易結合。未來虛擬人結合RPA(流程自動化、智能代理等技術),會出現更多以相對比較標準化的實際業務操作為主的數字員工?!贝摞慃惛嬖V記者。

  崔麗麗認為,其實虛擬代言人或者虛擬員工,其虛擬形象只是一個符號,更為重要的是承載他們這些表象功能之后的技術,比如人工智能、流程自動化等。某種程度上,虛擬人實際還是有著虛擬人類形象的人工智能機器人,這種人工智能機器人有時候可能只是算法模型在特定場景的應用,并不一定具有一個具體的具象或者人們叫做具身形象。

  不過,崔麗麗也看到虛擬人的另一面,“從倫理上來說,虛擬人畢竟不是真人?!贝摞慃悓τ浾哒f,在法律意義上他不成為一個能夠有行為能力的主體。同時他/她也沒有自主意識。正是這種沒有自主意識,可能帶來能夠更大程度上滿足受眾/消費者的需要。

  “也有人說以虛擬人為代表的元宇宙是虛擬奶頭樂。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這么說?!贝摞慃惛嬖V記者。

  崔麗麗進一步分析稱,從交易角度,虛擬人帶貨或者與消費者溝通所產生的糾紛需要有相關主體承擔,對于虛擬人服務提供方和真正的虛擬人所有方應該要有明確的界定。

  “從更大的倫理范圍,虛擬人可能與真人之間產生情感,我們也可以看到在日本等國家也出現過一些真人與假想的虛擬人結婚的現象?!贝摞慃惐硎?,這種情況,如果是發生在成年人身上,多數人尚可理解、可接受,但虛擬人對未成年人的影響應該值得重視。

  崔麗麗建議,在哪些領域、范圍內可以使用虛擬人,哪些領域、范圍內虛擬人的使用需要符合特定的規則規范,應該極早地開展跟蹤研究并出臺相應的對策。

 ?。▽嵙暰庉嫞和踝雨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