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禁平臺利用假外包規避責任、不得將‘最嚴算法’作為考核要求……”

  隨著互聯網平臺經濟快速發展,新業態用工法律關系、外賣快遞員權益保障等問題引發社會各界廣泛關注。

  1月15日,一項旨在解決外賣小哥、網約車司機等勞動者群體“后顧之憂”的新政策在湖南正式實施。這一新政策便是由湖南省人社廳等8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已經湖南省人民政府同意出臺實施。

  記者注意到,2021年7月16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家發展改革委、交通運輸部、應急管理部、市場監管總局、國家醫保局、最高人民法院、全國總工會8部門共同印發《關于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指導意見》之后,河南、云南、湖南等地紛紛出臺了新就業形態勞動權益保障相關政策。

  “這些新政策規定得比較詳細,對維護外賣小哥、快遞員等新就業群體的勞動權益,有了制度保障?!痹诤蠋煼洞髮W法學院教授黃捷看來,隨著各地新政策的落地和落實,圍繞外賣小哥等靈活就業群體的一些職業“痛點”有望得到消除。

  騎手與公司勞動關系模糊

  新規嚴禁假外包規避責任

  外賣騎手與派單平臺公司勞動關系模糊,勞動者的勞動權益很難得到保障,這是新業態下外賣騎手等群體的職業“痛點”之一。

  以外賣配送員為例,他們每天櫛風沐雨為別人送外賣,但他們大多數人與外賣平臺公司并沒有簽訂勞動合同,如果遭遇意外事故,其勞動權益很難得到保障。

  2020年11月,外賣騎手馬某軍在送餐途中發生交通事故身亡。其家屬就賠償問題與派單平臺公司多次協商無果后,將派單平臺公司起訴到法院。

  法院審理后認為,這種勞動關系主體不同于一般用工模式下的用人單位和勞動者,某派單公司是經過某科技有限公司授權,使用軟件進行區域配送的運營商,而馬某軍則為網約騎手,是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某派單公司與馬某軍之間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馬某軍是通過注冊平臺運營的配送APP接單配送外賣,符合“眾包騎手”的特征屬性,是平臺對其工作時間、接單數量不作硬性要求,報酬按單提成計費的網約騎手。法院認定馬某軍對配送工作具有相當的自主性,可在平臺自主選擇接單,對于是否接單、接單時間、接單數量由自己決定。

  法院最后認定,馬某軍作為外賣騎手完成外賣派送任務后,即獲得消費者在下單時與外賣商品費用一并支付的配送服務費用,多勞多得,與配送量掛鉤,該情況與勞動關系中勞動者從用人單位結算勞動報酬獲取工資的方式存在顯著區別,難以認定派單平臺公司與馬某軍之間成立勞動關系。

  記者了解到,與馬某軍有類似遭遇還有很多。因為勞動關系模糊,外賣小哥與派單平臺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系,一直備受爭議。

  為了規范這種行為,湖南省在此次出臺的《實施意見》中明確,對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的,企業應當依法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嚴禁以假外包、假合作、多層外包等形式規避用人單位的義務和責任。對依法應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而未簽訂的企業,應依據法律法規進行查處。對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的,指導企業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協議,合理確定企業與勞動者的權利義務,并承擔維護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相應責任。

  《實施意見》同時要求,平臺企業采取勞務派遣等合作用工方式組織勞動者完成平臺工作的,應選擇具備合法經營資質的企業,依法與其簽訂相應協議,并對其保障勞動者權益情況進行監督。對采取外包等其他合作用工方式,勞動者權益受到損害的,平臺企業和外包企業依法承擔連帶責任。

  改“最嚴算法”為“算法取中”

  確定考核要素要合法合理

  行業中流行的“最嚴算法”,曾讓外賣騎手淪為高危職業,這是新業態下外賣騎手等群體的職業“痛點”之二。

  媒體曾披露,在外賣系統的算法驅動下,外賣騎手的配送時間被縮短,若超過系統設置的配送時間,便意味著差評、收入降低甚至被淘汰。為了不獲得差評、不降低收入、不被淘汰,騎手們不得不選擇鋌而走險,追求“速度與激情”。有外賣騎手如此形容自己的職業:“送外賣就是與死神賽跑,和交警較勁,和紅燈做朋友?!?/p>

  央視新聞曾曝光了一則視頻,視頻實拍了一名外賣騎手送餐的全過程。在用餐高峰時段,該騎手的5單外賣限時約1小時,取餐就用了11分鐘。他根據各個訂單的位置以及配送時限,排列出了最節省時間的配送順序。同時,在駕駛電動車時,該騎手把油門加到了最大,一刻也不能耽誤。在出發13分鐘后,他開始越過道路中心虛線違規逆向行駛,并在路口轉彎后,行駛到了逆向車道的輔道上。逆行了約一分鐘后,他又闖過了一個紅燈,所幸正常行駛的機動車速度不快,沒有發生交通事故。整個送餐的50分鐘內,該騎手共違規6次。這還是在周末時接單量要比工作日少一些,取餐和配送過程中也沒有遇到太多麻煩的情況下,他才能在50分鐘內通過多次違規而完成送餐任務。

  該騎手表示,這樣的做法也是無奈之舉,因為如果超時被投訴將罰款數百元。而這5單外賣,總共只為他帶來51.4元的收入。

  視頻里這個外賣騎手的經歷其實不是個例,很多外賣騎手不惜以身犯險,屢次觸犯交規,并不只是為了多拉活多賺錢,更重要的是為了避免超時懲罰。

  為了不再讓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湖南省在《實施意見》中特別指出,企業不得將“最嚴算法”作為考核要求,要通過“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確定考核要素和勞動者報酬。引導企業建立勞動報酬合理增長機制,逐步提高勞動報酬水準。

  參加醫保不受戶籍限制

  督促企業參加社會保險

  雖然長期在城市工作,卻沒有“五險一金”,這是新業態下外賣騎手等群體的職業“痛點”之三。

  記者日前登陸湖南某大型招聘網站發現,類似外賣騎手招聘廣告很多,但是招聘待遇里面,基本上很少有為外賣騎手繳納“五險一金”的公司。

  記者在一家物流公司的招聘廣告上看到,該公司自稱是一家新零售020即時配送物流提供商,這家公司招聘外賣騎手的條件為:年齡在18歲至45歲之間,男女不限,會騎電動車,會用智能手機即可。底薪為2800元至3600元左右,除此之外,便是提成、通訊補貼、交通補貼、浮動薪資、績效獎勵等。但是員工待遇里面沒有提到為員工繳納“五險一金”。

  一名外賣騎手向記者透露,他先后在幾家公司干過騎手,但是基本上沒有一家公司會為騎手繳納“五險一金”。

  “這些公司認為外賣騎手這個職業人員流動性大,所以都不愿意為騎手繳納‘五險一金’?!边@個外賣騎手對記者說。

  為了讓外賣騎手等靈活就業人員“老有所養”,湖南省此次出臺的《實施意見》規定,新就業形態勞動者與企業簽訂勞動合同的,應隨單位參加職工基本醫療保險;不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的,可根據自身情況,以靈活就業人員身份繳費參加職工基本醫療保險,或者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持居住證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按當地參保居民同等標準給予補助,初次參加居住地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的,不受集中參保繳費期限制。因勞動關系終止導致職工基本醫療保險斷保的人員,在斷保90日內憑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參保憑證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自職工基本醫療保險斷保之日起享受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待遇。

  同時,湖南省還督促企業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納入統一社會保障體系,提升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社會保險保障水準。督促企業依法為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的勞動者辦理參保登記并按時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企業要引導和支持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的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根據自身情況參加相應的社會保險。指導企業組織未參加職工基本養老、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的靈活就業人員,按規定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養老、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強化失業保險參保擴面工作,積極推進新就業形態企業依法參加失業保險。符合條件的企業和職工還可按規定享受失業保險穩崗返還和技能提升補貼政策。

  除此之外,湖南省還將組織開展以出行、外賣、即時配送、同城貨運等行業的企業為重點的平臺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鼓勵平臺企業通過購買人身意外傷害險、雇主責任險等商業保險,提升平臺靈活就業人員的保障水平。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的,納入工傷保險政策保障范疇。采用轉包、分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者自然人的,平臺企業應依法承擔工傷保險責任。多地出臺新業態勞動權益保障政策 外賣小哥等群體職業“痛點”受到關注

  原標題《多地出臺新業態勞動權益保障政策 外賣小哥等群體職業“痛點”受到關注》